_黃埔軍校同學會2012">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黃埔軍校同學會  >  黃埔連載  > 正文

湖北11选5任5遗漏:一位空戰老兵的非凡人生(十)

湖北11选5连线走势图 www.hbuqk.com 日期:2012-07-01 13:51 來源:《黃埔》 作者:口述/王延洲 整理/吳昌華

字號:  [小]  [中]  [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第十九章   

  凱旋門前,見到師部女兵,滿面羞紅

  聶鳳智搭橋,良辰吉日就在今宵

  1952年9月,華東空軍司令聶鳳智接任志愿軍空軍代司令員,指揮“加打一番”作戰重任。所謂“加打一番”,就是赴朝志愿軍空軍進行第二番輪戰,即已經參加過和正在作戰的空軍部隊繼續輪番作戰,以加強實戰鍛煉,增強戰斗力。

  空二師六團輪換到一線作戰,四團則轉場經濟南飛回上海大場機場,凱旋歸來。1952年春,空二師在上海江灣機場舉行隆重慶功大會,由華東空軍司令部主持,表彰抗美援朝參戰有功人員。在大和島空戰中,出現一位二級戰斗英雄、多位一等功臣,我也榮立二等功,被評為模范雙機組,并授給我中隊錦旗一面。我與2號僚機飛行員周振東的照片和空戰事跡,刊登在當天《解放日報》頭版上,后來《解放軍畫報》也刊出我的巨幅照片。上海大商店窗櫥和讀報欄內,也有我著飛行員服裝的巨幅照片。一時間,我成了“空軍英雄”。在司令部工作的女同志和一些外地女大學生紛紛寄來慰問信,有些是求愛信,還夾著芳容玉照,女孩子吐露出景仰與敬佩之情,也許這和當時魏巍寫的《誰是最可愛的人》有關,當然姑娘們心目中的“最可愛的人”,是志愿軍指戰員,我不過是個代表而已。我的女友在華北軍區空軍司令部工作,師部的女同志難道一點不知道?我納悶了好久,見到師部的女同志,頭也不敢抬。

  慶功會以后,組織上提升我任四團射擊主任。這個工作對我來說是很生疏的。我虛心求教老師,一有空就埋頭讀《射擊學教材》,或向有經驗的同志請教,時間長了,獲得一些心得體會,工作得以順利開展。

  抗美援朝戰爭于1953年7月27日結束。美軍終于被迫在停戰協定書上簽字。消息傳出,官兵們一片歡騰。戰爭終于結束了,以后將和平建設新中國。這年我33歲,早已過了而立之年,我想在晨風輕拂的日子與女友并肩散步,更想有一個溫馨舒適的家……

  戰爭結束,但空軍訓練一時一刻也未停止過??斬π虜菇吹姆尚性焙芏?,他們沒有實戰經驗,需要帶飛、多飛,讓他們的翅膀長硬,以擔負起祖國東南沿海的空防任務。師部任命我為四團領航主任,領航主任是全團飛行員的飛行主管,責任重大,組織上給我配備一名領航參謀協助工作。我倆的合作很默契。

  聶鳳智凱旋,召開了一次座談會。我有幸聆聽他的講話。我對這位老紅軍出身的將軍頗有幾分敬仰之情,覺得聶鳳智是一位傳奇將軍,他不僅戰功卓著,而且兒女情長。1953年10月,他在百忙中為我愛人齊書云從華北空軍調來華東空軍,做了不少牽線搭橋的工作。這一點使我感激難忘。

  1953年7月,我接到通知,去青島療養。我很高興能有機會去青島這座離別近20年的城市。這里是我走向社會的第一個階梯,這里有我的父親,能與家人見面,真是一樁喜事。

  我們一部分飛行員在青島市榮成路空軍療養院療養。每日的活動安排得井井有序,勞逸結合,有球賽、海水浴、參觀游覽、文娛活動、健身減肥等等。飛行員伙食標準高,極易患肥胖癥,醫生說:“辦法只有一個:窮折騰!”叫你活動、跑步、打球,不停地折騰,就折騰瘦了。不少同志表示這種生活過夠了,要求回去。但不到規定日期,是不讓你走的。利用休假日,邀請飛行員梁兆恕一同到華陽支路我父親處探望。見到了從未見過面的繼母以及兩個弟弟和一個妹妹,他們都很小。全家人忙里忙外,熱情款待。父親仍為商家當店員。不過解放以后,工人階級當家做主,再也不會受老板的氣了。

  回到上海后,團政委陳德埃同志把我叫到辦公室,問我回家的情況,我一一作了匯報。陳政委顯然是有所指向,他問:“你沒有仔細了解一下家庭情況嗎?”我說沒有。關于我的家庭成份,在長春時被定為“貧農”,在歷次填政審表時,我都是這樣填的。陳政委說:“不錯,1937年以前是這樣。但后來,你父親在青島的收入不薄,在你們老家日照置了幾畝地,因為無人耕種,租給人家收租,這就成了剝削階級。所以你家庭成份應為下中農?!?

  我聽了這話,心想貧下中農是一家嘛,仍是共產黨依靠的對象。但是一股無名火直往上沖,態度有點不冷靜地說:“家庭成份不管怎么變,反正我從小就離開了家。參加抗日,參加解放戰爭和抗美援朝,就是家庭變成了地主,我沒有享受過,與我無關,至于組織問題,給我解決我革命,不給我解決我也革命?!泵揮卸嗑?,有位知情的黨員同志批評我說:“你總是改不了那暴躁脾氣,組織上對你入黨的事已通過了,這是由陳政委最后找你談話,是你自己造成的結果?!焙迷諭諾澄⒚揮腥∠遺嘌韻蟮淖矢?,支部意見再觀察幫助一段時間再說。

  11月20日晚飯后,營房大門傳達室突然打來電話,說話的是位女同志,讓我很詫異。當她報出姓名,才使我恍然大悟,是齊書云打來的電話。原以為是長途電話,一問才知道她就在營房大門傳達室。這真是喜從天降,她千里迢迢來到我身邊。我將齊書云領到宿舍后,返身到領導那里匯報,備飯,請示安排住處,忙得不亦樂乎。

  第二天是星期日。早晨,團長很關心地放我一天假,領著愛人去逛逛上海。我帶著齊書云先在南京路一家照相館合影留念,我倆都身穿解放軍制服,吸引了旁觀者的目光。齊書云告訴我,她那邊結婚的手續都已辦妥,只等我這邊了。既然是來辦喜事的,我倆來到大商店買了一些衣物用具。

  下午5時返回營房。剛進宿舍大門,就感到一種喜氣洋洋的氛圍,禮堂里張貼著大紅對聯,長桌上放著瓜子、香煙、糖果、茶具等。我這才悟過來,今晚組織上要為我和齊書云辦婚事,這突如其來的驚喜讓我感到領導對我無微不至的關懷。晚7時,師長夏伯勛、團領導和同志們都來參加婚禮,禮堂坐滿了。司儀宣布新郎新娘入席,證婚人就位,婚禮開始。首先向毛主席、朱總司令像三鞠躬,團政委陳德埃是證婚人,他宣布:“今天是王延洲、齊書云同志結婚典禮。在這喜慶的日子里,我代表四團全體同志祝賀新婚夫婦白頭偕老、生活幸福、早生貴子……”接著齊參謀長宣讀賀詞:“我以與新娘同姓的身份,代表全團同志向你們祝賀!”同志們要我介紹戀愛經過,要新娘唱歌,還要鬧洞房,又唱又跳直到深夜,然后簇擁著新郎新娘入洞房。

  革命軍人以保衛祖國為重?;楹蟮?天,上海突發空襲警報。我職責在身,迅速奔赴機場待命。12月上旬,我團移防杭州,這是軍事秘密。我只能告訴齊書云有任務,先離開上海。蜜月剛過,我倆又勞燕分飛了。   

  第二十章  天下太平,轉業體委

  周總理:“你就是駕機到解放區的王延洲?”

  移防杭州,進駐筧橋機場。這里是國民黨空軍軍官學校舊址。每到一個新駐地,首要工作就是讓飛行員熟悉地形地貌,了解當地氣象資料及天氣狀況與規律。

  1954年春節即將來臨,上級有令,讓所有家屬來杭州一游,高高興興過個新年。齊書云又出現在我面前?;姑揮械鵲酵矸?,副團長王天保通知說:“組織決定,由你帶一個中隊,馬上飛寧波去執行任務,午后出發?!蔽伊⒓吹腔?,率領僚機騰空而去。一個星期后,領導準備將我妻子調到寧波,讓我們團聚。我著手準備妻子到來的吃住等事宜。結果情況又變了,由團里轉來華東空軍司令部的通知,限三天內全軍團領航主任到北京學習三個月,即刻啟程。我到杭州時天已黑了,當晚妻子送我上火車。學習期滿,部隊已移防山東高密,我直接歸隊。在高密,我們夫妻得以團聚。

  在高密駐防的日子里,妻子在我的勸導下,拾起了放棄多年的高中課本,認真復習,準備考大學。她在北京中法大學讀了兩年后參軍,在軍隊中當過文化教員,有一定基礎。我覺得妻子隨我的工作調動而調動,工作不固定,學不到什么,不如考大學,將來像她父親一樣,成為國家有用人才。妻子很認真,每天學習到深夜。

  1954年5月,我奉命調到空九師任領航副主任??站攀κ羌呋骰?,師長李旭昌,全師裝備蘇聯拉—11飛機近200架,飛行員平均年齡為25歲。他們飛行時間不多,這就需要加大訓練力度??站攀κ羯蜓艟?,師部設在吉林省柳河縣。我將妻子安頓好后,從山東高密坐火車到北京,然后赴吉林柳河報到。不久,妻子從北京來信,她已懷孕,晉級和將生子雙喜臨門使我高興極了。我與前任師領航主任楊玉磷辦了飛機清點交接手續,一切妥當后,我即赴東豐縣機場幫助各團開展夜航訓練。東北氣候寒冷,怕妻子懷孕后不適應這里的氣候條件,我勸她請假回北京與她父母同住,一心準備參加高考。當然,懷孕可能對她是一個額外負擔,我多次寫信鼓勵她,一定要克服各種困難,順利考上大學,順利生下我倆的愛情結晶。

  空九師某團副團長徐振東也是從空二師調來的。他了解我的情況,多次催我回師部,向李師長匯報家庭分居的困難,爭取得到領導的支持。徐副團長答應在他們的家屬住房內挑一套較好的房子,讓我妻子先搬進來。我向李師長匯報后,得到他的同情和支持,并對我表示歉意地說:“王主任,真對不起,你這個問題,我怎么就沒有想到呢?”問題就這樣很快解決了。對我來說,思想上的壓力減輕了,工作上更加努力了。

  正當我把“安樂窩”布置妥當,忽然接到命令,所有家屬限期集中到四平市。齊書云在新家還沒有住上一個星期,又倉促地把家搬到四平。大概是在秋高氣爽的日子里,我突然接到齊書云從四平打來的電話,說她剛接到清華大學的錄取通知書,計劃明天回北京。我此時正擔負著飛行訓練,請假的事說不出口,只能在電話中向她表示祝賀??Р瘓?,收到她從學校寄來的一封長信,她報考的是理科,學機械工程,學制5年,要到1959年秋季畢業。

  冬天一到,乍從南方來的人就感到北方的天氣真讓人受不了。室外經常在零下十幾度甚至二十幾度。飛行就遇到困難:機場常被大雪覆蓋,要掃雪清道;飛機發動機在嚴寒下起動點火慢,有時還要預熱;氣候變化大,寒風徹骨,起飛降落要格外小心。一天,師部有一架雅克—11飛機,命我飛到黑龍江牡丹江第七航校,于是我帶一名機械師同行。飛機順利抵達牡丹江,我讓機械師先回去,自己去長春空軍醫院看望老戰友徐懷堂??姑澇彼堇?1殲擊機擊落名噪一時的美軍F—86噴氣式戰斗機一架,開創了空戰史上的一個先例,立了一等功。當時他在空軍醫院養病,我的到來,讓他大吃一驚,雙方握手言歡,暢敘憶舊,很是高興。徐懷堂透露一個秘密,空九師即將裝備米格—15殲擊機,更換拉—11,這是由“老?!?nbsp;變“燕子”( 當時對米格—15的愛稱),是由活塞式向噴氣式的飛躍,我感到異常高興。

  1954年11月某日,空九師飛行員集體去長春空軍醫院檢查身體,我的結果是“甲等”。以我的年齡,以我的飛行經驗,駕駛米格—15是不成問題的。作為師領航副主任,首先要熟悉這種機型,然后才談得上教全師飛行員。我將這個喜訊告訴妻子齊書云,讓她分享我的快樂。我翹首以待,盼望著米格—15早日飛臨空九師機場。

  正當我高興異常時,突然接到命令,調我到牡丹江第七航校工作,這真是晴天霹靂,期望飛噴氣式飛機的意愿成了泡影,不亞于冷水澆頭,滿腔熱情一下子涼了。接連幾天情緒不穩定,李副師長發覺了我的心思。一天,他找我談心,再三對我解釋和安慰,無論如何不能影響今后的工作。革命大家庭,什么工作都需要人做,不能挑剔,一定要做到絕對服從組織分配,這是原則問題。

  12月初,我去了牡丹江。1948年,我在這里生活過一段日子。對比一下確實變化很大,尤其是機場塔臺、跑道、信號設施,完全是現代化的,比起日偽時期的設備,不知要好多少倍。整潔的營區,綠樹成蔭,還有輔助的托兒所、賓館、郵電所、百貨商店、浴室、文化娛樂場所等,建設得像一個城市。只認識一位當年老航校的同事黎明,現在他是航校校長。副校長是原國民黨空軍昆明航校教育長張有谷。張在解放戰爭期間任國民黨空軍某部司令,是起義人員。都是熟人,也感到親切融洽。領導上仍要我任領航主任,在訓練處飛行訓練科上班。因為工作不忙,我又坐不住,經常到各團去走走,團領導、大隊領導、教員以及學員,都認為我是校部來的,熱情款待,刮目相看。這樣反而讓我感到很拘束。

  1955年3月,妻子齊書云來信,說學習辛苦,承受不了,懷孕更增加負擔。我坐立不安,只好寫信安慰,希望她克服困難,堅持下去。我同時寫了一個請假報告,報告還未呈交,訓練處處長通知我赴河北通縣某師將兩架雅克—11飛機飛回來,并帶一名副大隊長同行。我們來到通縣等了兩天,結果情況有變化,飛機不給了。我趁此機會到北京,見了岳父母及妻子,見妻子腆著大肚子抱著一摞書,我真有說不出的感受。岳父母對我透露出一種希望與懇求:可否調來北京照顧夫妻關系。我回到牡丹江后,正好見到了空軍司令部訓練部的王力,我們是東北老航校同事,我就將這一情況向他談了,請求他幫助解決。

  一天,校方通知我去大連接收飛機,路經沈陽降落加油,與空九師李旭昌副師長相遇,他正在機場指揮米格—15飛行訓練,我觸景生情,心里真不是滋味。

  這次從沈陽駕機直飛牡丹江,想不到竟成為我進入空軍部隊后的最后一次告別飛行。也就是說,當我36歲身強力壯、經驗豐富、還可大干一場時,卻要從熱愛的飛行工作中退出來,告別空軍部隊,告別戰友,告別我熱愛的飛機。

  當我返回牡丹江航校后的第三天,校黨委正式通知我轉業到地方工作。來到北京空軍司令部航校干部部報到,指令我去國家體委航空部工作,辦公地址設在天壇公園內,航空部負責人說我的工作是“干事”, 干什么事,我也不清楚。我遵命來到滑翔組找組長王勃。見面后相互寒暄一通,只說辦公桌椅已安排好了,今后就在這個滑翔組辦公室上班。另外還有幾位同志,大家互道姓名,簡單介紹一下工作內容、性質后,就閑坐聊天起來。公園內游人不多,寒冬臘月,大雪紛飛,貓在室內圍爐取暖,談天說地,大有一番閑情逸致。

  1956年元旦,我與一位小通信員在辦公室值班,忙著生爐子取暖。忽然推門進來了幾位不相識的青年人,點點頭打了招呼,在室內環視一下后離開了。當時我就想到,不知哪位首長來了。果然沒有猜錯,爐子剛生起來,敬愛的周恩來總理推門走了進來。我立即起身立正,向總理鞠躬,說:“周總理,您好!”周總理穿一身藏青色呢子大衣,與我緊緊握手,連聲說:“同志們辛苦了,你好!好!好!”總理和大家圍爐烤火,并問我姓名、年齡、干什么工作、結婚沒有、岳父母的姓名等等,問得很詳細。我一一作答??吹貿?,他那雙濃眉緊蹙,像在思考著什么。過了片刻,總理若有所悟地說:“你就是1946年4月駕飛機到解放區的王延洲?”我回答:“是?!蔽揖咀芾淼暮眉切?。總理笑道:“你還是我的學生呢!”我曾在黃埔軍校七分校十六期畢業,當然是他的學生。總理接著說:“1946年春,我在南京,曾經有一位團長,說是你哥哥,來找我,要求讓你回去。當時我有封電報發給晉冀魯豫軍區,讓他們轉給你,那封電報你收到沒有?”我連忙答道:“我收到了,是張香山交給我的,他那時是晉冀魯豫軍區聯絡部部長?!弊芾磧治剩骸澳悄慊辜塹玫綾諶萋??”我說:“當然記得,來者歡迎,去者歡送嘛!所以,我決定留下來為人民服務?!弊芾砜浣蔽已≡穸粵?。總理又問:“你岳父是齊鴻桂嗎?”我驚異他的記憶力,連聲說是。總理說:“齊鴻桂勤工儉學在法國學習,我們是老朋友了。只是多年不見,代我問他好?!弊芾硭蛋?,起身告辭。我急忙掏出筆記本和筆,請總理留言作個紀念。總理接過筆和本子,在上面寫道:“以革命理論武裝頭腦,將革命進行到底!”下面簽上“周恩來”的名字。我在以后的生涯中,無論是在哪里,我都將此視為珍寶,激勵我排除種種艱難險阻,戰勝一切困難。在滑翔訓練中,培育新苗,為祖國爭光。(未完待續)

  

  

  本期稿件編輯之際,驚悉王延洲先生離世消息,謹致深切悼念!——本刊

相關新聞

天下黃埔二維碼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