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黃埔軍校同學會2012">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黃埔軍校同學會  >  黃埔連載  > 正文

湖北11选5号码:“兩岸關系六十年”系列/之二十二

湖北11选5连线走势图 www.hbuqk.com 日期:2013-07-01 14:22 來源:《黃埔》 作者:邰言

字號:  [小]  [中]  [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呂正操攜信赴紐約

  1991年3月10日,張學良偕夫人趙一荻赴美國探親。其時呂正操正在北京301醫院住院。3月11日晚,張閭蘅和楊虎城將軍之子、全國政協副秘書長楊拯民到醫院看呂,告知張學良夫婦赴美探親的消息。呂考慮他們剛剛離臺,情況還不清楚,表示等等再說。

  3月24日,第七屆全國人大第四次會議舉行新聞發布會,新聞發言人姚廣代表黨和政府正式宣布:張學良將軍是中國現代史上一位杰出人物,是中華民族的千古功臣,數十年來,我們對他是十分關心的。現在,他和夫人到了美國,從有關報道上得知他身體健朗,我們對此感到高興。如果他本人愿意回大陸看一看,我們當然非?;隊?。我們尊重他本人的意愿。

  3月29日,張學良的老部下、原東北大學校長寧恩承先生從美國給閻明光發來傳真:“漢公極愿見見你和明復,談談玉衡(閻寶航字,閻明光、閻明復姐弟之父,閻寶航是張學良在政治上所倚重的人物和知己。張學良得知閻在“文革”中被迫害慘死獄中,極為痛惜,表示要為大陸成立的“閻寶航教育基金會”捐款。筆者注)基金會及統一問題,請即辦理來美手續,早日相晤”。

  4月10日,張閭蘅回京,向有關方面介紹她在美國三次見到張的情況,希望呂和閻明光、閻明復姐弟能去美國見面。

  4月26日,呂正操女兒呂彤巖從美國來電話說,她經史良才的孫子史浩引見,在已故國民黨中央銀行前行長貝祖詒太太紐約的家里拜見了張學良。呂問他:“我爸爸要是來看你,你見不見?”張爽快地回答:“當然要見?!?/p>

  4月30日,張閭蘅催促說兩位老人現在處境堪憂,我大爺孤身一人到了紐約,大媽因身體不適留在舊金山,靠在那里的兒子就近照料希望呂正操盡快赴美。

  一些老同志也紛紛催呂早日啟程赴美,中顧委常委程子華同志接連打了幾次電話,催問何時動身。呂自知責無旁貸,但考慮此行不是個人敘舊,有待中央決定。

  其實,當張學良和夫人從臺北桃園機場踏上赴美探親之旅的消息傳到北京時,中共中央格外重視。中央書記處特別注意到,張學良在臺北機場登機前對中外記者的談話中,曾公開表示有回祖國大陸探親的意向。鄧小平得知后,專門打電話給當時的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和國家主席楊尚昆,說:“你們應該開個會,研究研究這個問題?!輩⒍勻綰斡誘叛Я嫉墓槔醋髁私銜晗傅鬧甘?。

  為了歡迎張學良的歸來,江澤民親自在人民大會堂召開了一次重要會議。出席這次會議的有中央臺辦、中央統戰部等單位的負責同志?;嶸?,江澤民對如何在張學良訪美期間使其歸來的事宜,作了進一步的安排部署。

  根據鄧小平和江澤民的指示,中共中央有關部門馬上開始了緊張的準備工作,并作了四項重要安排:一是當年6月在北京為張學良舉辦91歲壽慶活動;二是紀念“九一八事變”60周年;三是派人去沈陽修葺大帥府和大帥陵,為張學良歸來后赴遼寧撫順安葬其父張作霖的遺骸做好了前期準備工作;四是派出一位中央副部級以上的黨內負責同志,親自赴美國舊金山轉達中共中央對張學良的歡迎之意,此人并具體負責對張學良歸來的一切事務性安排。

  前三項工作進行得十分順利,但是,究竟派什么人赴美國迎接張學良歸來卻頗費思量。當時,中央提出的副部級人選共有五、六位之多,其中特別考慮到了張學良以前在東北軍的舊部,如原鐵道部部長郭維城、原國防科工委副主任萬毅、原全國政協副主席呂正操等人。他們都是我黨內的老同志,也都和張學良將軍有過特殊的情誼。最后經中央書記處多次討論,確定由呂正操赴美迎接張學良。

  呂正操是張學良的老鄉,東北軍的舊部袍澤;早年呂正操在東三省講武堂讀書時,張學良是他的老師;呂正操又是西安事變的直接參加者,他與張學良有著至深的私人感情。在中央確定呂正操前往美國迎接張學良后,鄧穎超在中南海西花廳寓所親自召見了他。

  此時,鄧穎超根據中共中央和鄧小平的意見,以私人名義親筆給張學良寫了一封歡迎信,交與了呂正操。信中表達了“數十年海天遙隔,想望之情,歷久彌濃”的思念之情,告訴張學良“恩來生前每念及先生,輒慨嘆愴然”,對張學良“身體安泰,諸事順遂,而有興作萬里之游”“深以為慰”。鄧穎超還在信中說,“穎超受鄧小平先生委托,愿以至誠,邀請先生伉儷在方便之時回訪大陸??純醇蟻綣釋?,或掃墓、或省親、或觀光、或敘舊、或定居”。真誠地邀請張學良回祖國大陸探親。

  這已是鄧穎超寫給張學良的第二封函件了。第一封函件是一年前張學良在臺北舉行90歲壽慶時她致的賀電。那時,她的賀電高高懸掛在臺北圓山飯店昆侖廳祝壽的禮堂正中,引起了海內外人士的一致關注。

  呂正操一行5人奉中共中央之命于5月23日悄悄從北京啟程直飛舊金山以后,才發現晚來了一步:張學良早在幾天前即從此地飛往美國東部城市紐約去訪問親友了。留在舊金山的是趙四小姐及她的兒子張閭琳。在這里,呂正操出席了為趙一荻慶壽而舉行的活動,然后便率領隨員飛赴紐約。

  “我最遺憾的是沒能直接

  參加抗日”

  5月29日上午,呂正操一行在紐約貝太太家里見到了張學良。

  那天,呂正操剛剛走出電梯,便見張學良已經站在公寓門口等候。他一身西服,穿戴齊整。用不著介紹,張學良一眼便認出呂正操來,老遠伸出了手。呂正操快步走上前,緊緊握住他的手。半個多世紀過去,終于等到了見面的這一天。他們心情都很激動,雙手緊握,四目相對。好一會兒,才互致問候,張學良熱情地把呂正操迎進屋里。

  呂正操送上從北京帶去的生日賀禮:一整套張學良最愛聽的《中國京劇大全》錄音帶和大陸著名京劇演員李維康、耿其昌夫婦新錄制的京劇帶;新采制的碧螺春茶葉;國內畫家袁熙坤為張將軍畫的肖像和一幅由著名書法家啟功先生手書的賀幛,書錄的是張將軍的一首小詩:不怕死,不愛錢,丈夫絕不受人憐。頂天立地男兒漢,磊落光明度余年。

  這次見面,彼此都很高興。當年的年輕少帥與更年輕的副官,如今都已進入人生的晚年,他們遙想當年,指點江山,無所不談。他們的感情如故,還是很親近,談得痛快而舒暢。

  張將軍幽默地說:“我可迷信了,信上帝”。

  呂隨口接上:“我也迷信,信人民”。

  張笑著說:“你叫地老鼠?!閉庵傅氖塹蹦曷澇詡街瀉途褚黃鷦擻謾暗氐勒健鋇刃問?,抗擊日寇侵略,開展游擊戰的事。

  呂說:“地老鼠也是人民創造的嘛,我能干什么,還不都是人民的功勞,蔣介石、宋美齡都信上帝,800萬軍隊被我們打垮了,最后跑到臺灣”。

  張隨即插話:“得民心者昌!”

  不知不覺已到中午,一行人到附近一家中國餐館吃飯,邊吃邊談。

  張將軍問呂:“你怎么跑到周恩來那邊去了”?

  呂簡單談了自己遵照中共北方局指示,率部留在敵后抗日打游擊的過程。并說:“當年你送蔣介石回南京時,我就不相信他能放你回來。你走后東北軍就亂了。我趕回部隊,接受共產黨的指示,趁國民黨軍隊南撤之機,脫離五十三軍,留在敵后打日本”。

  張愧嘆道:“我最遺憾的是沒能直接參加抗日,你帶的部隊堅持打日本,對我也是個慰藉”。

  呂告訴他:“東北軍都參加了抗戰,跟著蔣介石的大部分犧牲了。后來五十三軍在遼沈戰役中,先后放下武器,最后在沈陽解放時起義了”。

  這次見面,兩位老人心情格外愉快,彼此都很高興。分手時,呂正操約他明天下午在外邊找個清靜的地方,再好好談談,張學良欣然同意。旁邊的人提醒他:“明天下午還有一個約會,要去教堂?!閉叛Я脊系乇硎荊骸敖燙妹魈觳蝗チ??!彼斕髡┤粘?,約定第二天下午再談。

  “鶴有還巢夢,云無出岫心”

  第二次會面的地點安排在曼哈頓一家新開業的瑞士銀行總經理辦公室。

  呂向張學良鄭重遞交了鄧穎超的信,并轉達了黨中央領導對他的問候??吹擻背男攀?,張學良沒有使用放大鏡,臉幾乎貼到信紙上,一字一句地看著,看到末尾鄧穎超的簽名時,他說:“周恩來我熟悉,這個人很好,請替我問候鄧女士?!背了計逃炙擔骸拔腋鋈飼邇宄睪芟牖厝?,但現在時候不到,我一動就會牽涉到大陸、臺灣兩個方面……我不愿為我個人的事,弄得政治上很復雜”。

  盡管張學良坦率地向呂正操表露了不能馬上返回祖國大陸探親的意思,但他仍然親自執筆給鄧穎超寫了一封回信。他在信中表示:良寄居臺灣,遐首云天,無日不有懷鄉之感。一有機緣,定當踏上故土。

  據閻明光介紹說,上海有位大夫,人稱“東方一只眼”,治療眼疾特別有效。張學良當即鄭重宣布:“我有個決定,想回大陸去看眼睛”。

  那么何時起程呢?張說:“咱們東北人,有話直說,我打這兒直接去大陸,誰管了,沒人管住我,可是我不能?!薄拔一厝ヒ院蟾畹腔園鴉八得靼?,大陸是我的家鄉,我在臺灣跟寄居一樣,很愿意回去看看。我這不是借口,我要看看眼睛??此鞘裁匆餳?,如果李登輝不反對的話,我再告訴你們回大陸的具體日程”。

  呂說:“是??!你向來做事都是光明磊落。至于你何時回大陸治病、探親都可以,我們尊重你的意愿,并可以提供各種便利條件?!?/p>

  張說:“我可千萬不要特權,我是個平民百姓?!薄拔乙腔厝?,也要先跟大陸約法三章,頭一條就是不要歡迎,不要見記者,大家經常見面都可以,但千萬不要來恭維那一套,給我點方便我就很高興了?!彼謾昂子謝鉤裁?,云無出岫心”兩句詩來表達他既想回家鄉看看,又不愿過分張揚的愿望。

  談話后大家驅車前往飯店,參加張閭芳為張舉行的祝壽宴會。

  席間,張學良又關切地詢問廣東等沿海地區的經濟發展情況。他說:“我這一輩子就是沒去過廣東?!被刮實緊檬⑷?、杜近芳等京劇名角的情況,說:“我回家能否聽杜近芳唱戲?”呂答:“可予安排,沒有問題”。

  “白發催人老,虛名誤人深”

  5月31日和6月1日晚上,旅美華僑先后兩次為張學良舉行祝壽宴會,呂敬送的賀幛被特別掛在大廳的顯眼位置,正式向外界透露呂赴美的消息。閻明光代表祖國大陸親朋故舊出席了壽宴,張學良悄悄地托她轉告呂,希望再談一次。呂遂請張將軍到自己下榻的中國駐聯合國大使李道豫的別墅做客。

  6月4日下午4時許,張學良在閻明光、張閭蘅等陪伴下來到別墅,給呂帶來一包臺灣產的鳳梨酥。

  呂正操又給張學良介紹了東北軍將士抗日的事跡:“東北軍在抗戰時期,整個都是很英勇的,犧牲很慘。蔣介石見哪里危險,就派東北軍去哪里。上海作戰,蔣介石的嫡系部隊撤退了,讓咱東北軍的吳克仁當后衛。他們渡江時淹死了好多,很慘。蔣介石不僅不加褒獎、撫恤,還就地取消了這個部隊番號,剩下的部隊都給遣散了”。

  張學良嘆口氣說:“這事我都知道,我要抗日,蔣先生不讓”。

  呂寬慰他說:“您這一生做‘西安事變’這一件事就行了,打日本別人替您打了嘛,東北軍替您打了嘛?!?/p>

  呂又說:“老師,你不要把自己貶得太厲害,不要老說自己是罪人,其實你有大功于國家的”。

  張說:“我有兩句詩:‘白發催人老,虛名誤人深’,我做了什么?我自個說真的,不是說笑,也不是謙虛,我對國家什么貢獻也沒有?!?/p>

  呂說:“東北丟了,‘不抵抗將軍’這個黑鍋你替蔣介石背了很久。你下野的頭一天晚上,還讓我回山海關,傳令何柱國、繆徵流、孫德荃反攻熱河,可是第二天起床,一看‘號外’,說你下野了,反攻熱河就成了一句空話?!?/p>

  張說:“背這個黑鍋,我不在乎?!?/p>

  張又說:“我這個人脾氣很壞,我堂弟就是被我槍斃的,因為他跟日本人勾結?!庇炙擔骸拔也皇欠炊勻氈救?,而是反對日本軍閥?!?/p>

  “假使哪天用得著我,

  我愿意盡力”

  張學良很關心祖國的統一。他說:“我看,大陸與臺灣將來統一是必然的。兩岸總不能這樣長期下去,中國總有一天會統一,這只是個時間問題。那么如何統一?臺灣說我是正統,大陸說我是正統,這個事情是最難解決的?!?/p>

  呂介紹了中國共產黨實行“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對臺方針政策。

  張說:“那么這個問題怎么解決呢?你不能說這個是‘中華民國’,那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你不能保存兩個中央政府,換句話說,臺灣不能還掛青天白日旗。大陸為什么就不能放棄武力解決臺灣問題呢?”

  呂告訴他:“是兩種制度,政府不能搞兩個,臺灣是特別行政區。但是有一條,我們現在不能放棄武力收回臺灣這一手段。對臺灣人民來說,我們不想用武力,不過臺灣要是有外敵入侵,或是搞‘臺灣獨立’,共產黨決不能坐視不管。若放棄了使用武力,豈不是束縛了自己手腳,給外來勢力、‘臺獨’分子以可乘之機?!?/p>

  張將軍說:“這我能理解。不過,我認為武力沖突是最不好的,最好是中國人不傷害中國人。我跟郝柏村很熟,我知道臺灣的武力還是有的,當然空軍是不行的,但地面的武裝是有相當力量的?!薄疤ㄍ逭餉蔥?,大陸那么大,大陸的軍隊真的打過來了,臺灣肯定頂不住,可是一場苦戰,雙方互有傷亡,都是中國人,真是冤枉。臺灣的經濟力量不小,要把它毀滅了是很可惜的”。

  呂說:“我們也不希望中國人自己相互殘殺,就等于你過去的主張——和平統一,振興中華”。

  張表示,愿為祖國的和平統一盡一點力量。他說:“我過去就是做這件事的。我雖然90多歲了,但是天假之年,還有用得著我的地方,我很愿意盡力,我這不是為國民黨,也不是為共產黨,我是一個在野人。作為一個中國人,我愿為中國出力。我真是主張國家和平統一的,我不喜歡兩岸打起來。我很欣慰的是,現在海峽兩岸敵對的意思取消了,假使哪天用得著我,我愿意盡力”。

  張問呂,對臺灣有什么話,他可以帶回去,呂說:“別的一時談不攏,但希望早日實現‘三通’?!甭老M漚窈笤諍O苛槳抖嘧咦?,常來常往,張表示贊同,說:“我也愿意跟大陸的中樞諸公認識認識,不但鄧小平,就是后繼的江澤民,我也想認識認識。也許將來兩方面有用得著我的地方”。

  談話持續了兩個多小時。

  紐約三次會晤,雖未免短暫、倉促,但張將軍與呂無所不談,涉獵頗多。

  6月25日,張學良將軍結束了105天的旅游探親,與夫人返回臺灣。不久,他托人給呂捎來口信:“因眼疾好轉,近日不會回大陸治病”。

  遺憾的是,張學良至死也沒有回到祖國大陸。這位偉大的愛國者病逝以后,中共中央給予他很高的評價。江澤民親自發去了唁電,稱他為“偉大的愛國者”和“中華民族的千古功臣”,為張學良將軍的一生作了蓋棺論定。

相關新聞

天下黃埔二維碼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