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黃埔軍校同學會2012">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黃埔軍校同學會  >  2018年第一期  > 正文

湖北11选5遗漏top:黃埔精神與愛國

湖北11选5连线走势图 www.hbuqk.com 日期:2018-01-29 11:27 來源:《黃埔》雜志 作者:戚嘉林(臺灣)

字號:  [小]  [中]  [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黃埔精神與愛國是不可分割的,因為愛國——愛中國是黃埔精神的基因。所謂黃埔精神,顧名思義就是黃埔軍校的精神,也是黃埔軍校創校者孫中山先生救國圖存的愛國精神。

  近代中國,誠如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的報告中所言:“鴉片戰爭后,中國陷入內憂外患的黑暗境地,中國人民經歷了戰亂頻仍、山河破碎、民不聊生的深重苦難。為了民族復興,無數仁人志士不屈不撓,前仆后繼,進行了可歌可泣的斗爭,進行了各式各樣的嘗試……”黃埔軍校就是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誕生的。斯時,中國軍閥割據,大好河山分崩在即,孫中山先生以其救國圖存的強烈愛國情懷,迫不急待地欲建立一支能統一全國的武裝力量。

  為此,孫中山仿效前蘇聯紅軍建軍經驗創辦軍官學校。1924年1月24日,孫中山以軍政府大元帥名義下令籌建陸軍軍官學校,全力打造一支現代化的武裝力量,這就是赫赫有名的黃埔軍校。當時,黃埔軍校前幾期的畢業生,都要宣誓:“決志于廣東統一后,更努力于全國統一?!幣蛭煬戎泄那疤?,就是要先統一中國。

  孫中山先生是歷經清末民初中國國力極其衰弱的時代,是曾經留學海外常年奔波西方與近鄰日本的愛國志士,他當然深切了解國事如麻、亡國在即的危局。孫中山先生于1924年2月24日在廣州國立高等師范學校禮堂演講分析天下大事時,就語重心長地警示國人:“中國天天都可以亡,因為我們的海陸軍和各險要地方沒有預備國防,外國隨時可以沖入,隨時可以亡中國。最近可以亡中國的是日本。他們的陸軍,平??沙鲆話僂?,戰時可加到三百萬?!薄叭氈窘詼?,他們的海陸軍隨時可以長驅直入。日本或者因為時機未至,暫不動手;如果要動手,便天天可以亡中國。從日本動員之日起,開到中國攻擊之日止,最多不過十天;所以中國假若和日本絕交,日本在十天以內便可以亡中國?!?/p>

  至于遙望太平洋東岸,他說:“最強的是美國”“假若中美絕交,在一個月之后美國便可以亡中國?!薄骯手杏⒘焦綣?,最多在兩個月之內,英國便可以亡中國?!薄凹偃糝蟹ň?,法國的兵只要四五十日便可以來攻擊中國。所以法國也和英國一樣,最多不過兩個月便可以亡中國?!薄爸泄澆裉旎鼓芄淮嬖詰睦磧?,不是中國自身有力可以抵抗,是由于列強都想亡中國,彼此都來窺伺,彼此不肯相讓。各國在中國的勢力成了平衡狀態,所以中國還可以存在?!?/p>

  孫中山將其愛國之心轉化為具體行動,一個月后的3月24日在其對駐廣州滇軍演說時,就將北伐武力統一全國視為事關中國存亡的大事,稱:“我們此刻在廣東,一定要北伐。中國的存亡,就在我們此次能不能北伐。如果能夠北伐,革命便可以成功,中國便可以長存;如果不能北伐,革命便要失敗,中國便要亡國?!?月18日,孫中山更以中國國民黨的名義發表《中國國民黨北伐宣言》,宣示以“武力統一”全國。

  當然,昔日在臺灣所施教的中國近代史教育中,有關“中山思想”教材主要是強調孫中山所云“王道的干城”與“霸道的鷹犬”的王道霸道說。但是今天我們深入研析“王道霸道說”的講話背景,那是孫中山于1924年11月28日北上途經日本神戶演講,原話是“你們日本民族既得到了歐美的霸道文化,又有亞洲王道文化的本質,從今以后對于世界文化的前途,究竟是做西方霸道的鷹犬,或是做東方王道的干城,就在你們日本國民去詳審慎擇”?;謊災?,那是孫中山先生對外、對日本當局的說法,其苦心旨在說服日本當局延緩日本對華的武裝侵略。

  至于前述在廣州對國人的講話,孫中山先生是對中國菁英推心置腹的示警之語,他完全了解日本侵略中國的實力與野心。前后對照,我們當體會孫中山先生講話內外有別的愛國苦心?;厥椎筆鼻榫?,欲救國強國的前提是要有統一的國家,故孫中山先生對于追求國家統一與振興中國,是兩手抓、兩手硬。孫中山先生雖然一面全力建軍準備“武力統一”,但他也堅持“和平統一”,主張召開謀求國家統一的“國民會議”。1924年年底,北京政治氛圍有了大變化,孫中山就親自赴北京,謀求和平統一,旋因病于次(1925)年3月24日在京逝世,遺言“和平、奮斗、救中國”。

  孫中山不顧病體衰微,謀求“和平統一”,即使在京病逝,也無法感動北方軍閥。當北方仍關閉“國是會議”政治談判的“和平統一”之門,即使孫中山先生以命相搏,仍然無法開啟“和平統一”的政治談判,孫中山先生對北方軍閥仁至義盡,“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中國國民黨只有訴諸最后手段的“武力統一”,蔣介石乃于1926年6月9日誓師北伐,一統全國。

  誠然,孫中山先生在神戶對日本當局演講時提出所謂的“王道霸道說”,在京病逝前的遺言也是“和平、奮斗、救中國”,但我們不能斷章取義地據此單向詮釋孫中山的統一理念,完全不提他創建黃埔軍校的愛國苦心,而僅詮釋或強調夸大孫中山是以“和平”方法謀求全國統一的面向,甚至將中山先生內外有別對日本社會所提的“王道霸道說”和兩岸“無限期”的和平統一掛勾,蓄意誤導孫中山先生的黃埔愛國精神,致使實質結果是“臺灣問題”一代一代傳下去,形同實質為“臺獨”保駕護航。

  如果歷史可以比較借鑒,臺灣當局分裂國族行徑可說較軍閥有過之而無不及,因為軍閥沒有推動并深化省的分離主義及搞“去中國化”。展望兩岸關系的未來,臺灣民進黨執政當局不可一意孤行,一面拒不承認界定兩岸關系根本性質的一個中國原則“九二共識”,持續關閉“和平統一”政治談判的大門;一面在島內加速推行“去中國化”,使臺灣失去中國屬性,全力深化不宣示“臺獨”的“臺獨政策”,以拖待變搞“臺獨”,使兩岸“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陷臺灣未來于不可測的深淵。

  在此,我們探討黃埔精神與愛國,應實事求是地面對歷史,全面體會黃埔軍校創校初心是致力于國家統一的崇高愛國志向,弘揚黃埔精神“統一廣東,統一全國”的愛國精神,堅決反對任何形式的國族分裂。我們坐而言,不如起而行,應把握歷史機遇,推動兩岸“和平統一”的政治談判,結束兩岸軍事敵對狀態,簽署兩岸和平統一協議,保證兩岸關系從“和平發展”邁向“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實踐我們臺灣先賢百年矚望祖國“雄飛世界”的中國夢。

 ?。ㄗ髡呶ㄍ逯泄騁渙酥饗?/p>

相關新聞

天下黃埔二維碼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